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问题频发、发展变味,直销业真的有“原罪”吗?

直销牌照的制定就是为了提高直销行业的门槛,但自2005年发展至今,整个行业出现的问题却印证了并不是高门槛就能杜绝所有的问题。

2020-01-06 16:38 | 来源: 中国经营报

7af40ad162d9f2d34c350ca550b07f176327cc31_看图王.jpeg

【第一直销网讯】  日前,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等人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罪案,由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权健事件接近尾声,整个直销业却风声鹤唳,在2019年,前有华林集团因涉嫌传销而被立案调查,后有佳莱科技董事长因涉嫌传销活动被立案通缉。同时,被称作直销“教父”的天狮董事长李金元被爆在天津修建“皇宫”,卷入行贿原网信办官员的案件。

整个行业似乎进入了“停滞不前”的发展状态,商务部全面停止了对直销牌照的审批,根据多名行业人士的说法,在2019年,大部分的直销企业都暂缓了各地的营销活动,以躲避目前的舆论风波,同时等待行业新条规的出台。

“直销牌照的制定就是为了提高直销行业的门槛,但自2005年发展至今,整个行业出现的问题却印证了并不是高门槛就能杜绝所有的问题。”直销行业专家胡远江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虚假宣传变常规操作?

回顾整个权健事件,让全社会义愤填膺的关键问题在于权健对产品的夸大其词和虚假宣传。从周洋案到火疗事故,所有的事件都是在几年前所发生的,虽然在当时就被媒体曝光,但当所有的事件都集中在一起之时,整个社会为之愤慨。

权健的鞋垫在销售人员的口中变得“无所不能”。在权健事件中,小女孩周洋的遭遇成为公众对权健口诛笔伐的核心事件,但除了权健外,其他企业出现类似问题的也并不在少数。此前,“酸碱体质理论”在海内外被推翻,使得一直以酸碱平产品为宣传的华林集团受到质疑并引来了大量的投诉

梳理后不难发现,在这些虚假宣传的案件当中,有像权健一样对周洋刻意包装的案例,也不乏企业将责任推给经销商的情况。前者毋庸置疑需要自己承担相应责任,但后者更多的是以处罚经销商为结果草草收场。

2019年1月,安徽省康美来大别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再次将10个月前的公告重新发出,否认自己与山东康美来蒜庄园科技有限公司的关系,并撇清康美来蒜庄园所开展的直销业务。与此同时,康美来公司一边强调保健品不可代替药物,却罗列了一系列旗下保健食品和其对应的各类病症以及治疗药物的表格。中国保健品协会秘书长周邦勇认为此种做法“存在误导消费者嫌疑”。

在2018年8月份,有安徽省六安市(康美来公司所在地区)市民向市政府去信,举报康美来公司宣传其产品具有治愈癌症等重疾的功效;其兜售的产品“霍山石斛”并未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进行登记注册,但却在外包装上印有“保健品”的标识。六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回应,已转由当地金寨县市场监管局办理。

金寨县市场监管局方面向记者表示,该投诉已经结案,目前没有证据表明投诉的虚假宣传行为是康美来公司的企业行为。2019年1月,康美来官网发布公告称,六安市官网所举报的“康美来夜听”“康美来助手”等微信公众号为非法自媒体,且发布的虚假宣传与公司无关。虽然康美来一直对外宣传“规范直销运营,维护良好的直销市场秩序”,但其存在的虚假宣传问题的事实却是客观存在的。

“直销企业管不住经销商已经见怪不怪了,在权健事件发生后,几乎所有的直销企业都发布公告,要求经销商不要过度宣传产品,甚至有的企业连夜要求所有经销商签保证协议书,一旦出现类似事件由经销商个人负全部责任。”一名原直销行业从业人士告诉记者,有的企业甚至细致到连相关的敏感词语都全部发给经销商,要求经销商对外不准使用,不过也由此可见,虽然企业往往最后把虚假宣传的过错甩予经销商,但实际上企业对经销商的所作所为是心知肚明的,甚至引导经销商使用很多宣传的词语。因此,在风口浪尖之际,企业开始全面地限制宣传也是可以解释的。

行贿高发?

2019年,北京法院的一则判决书,让正在淡出直销行业的天狮集团董事长李金元再次卷入了风口浪尖。在此之前,李金元的新闻往往伴随着一掷千金、率领千余人的豪华国外“旅行”。

2019年4月,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发布判决文书,原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党组成员、副主任陈华,因犯贪污罪、受贿罪被处执行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60万元。在受贿罪中一审判决认定,陈华利用职务便利,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等在互联网信息管控等事项上提供帮助。

该事件一出,所有的舆论焦点又集中在了这位天津首富李金元的身上,随后有媒体拍摄了李金元在天津的豪华“皇宫”,随后“皇宫”又在一夜之间被拆除。李金元拆除的并不仅仅是自己的豪宅,在2019年2月,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公开了调整服务网点的信息,天狮在两个月内先后调整两次直销区域,共注销46个服务网点。

根据道道舆情监控室和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海伦国际直销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天狮的直销业务收入逐年下滑。2014年,天狮中国区业绩高达73亿元;2015年天狮中国区业绩60亿元;2016年天狮中国区业绩为30亿元。2017年天狮中国区业绩仅为7.3亿元,同比下降74%,刚好是2014年业绩的十分之一。对于天狮集团业绩的萎缩,根据多名消息人士透露,目前天狮集团正在主动缩减国内的直销业务以力求转型。

天狮集团曾领取中国第一张传销牌照(在1998年之前,传销并没有被规定为违法犯罪行为),一大批直销职业经理人均出自天狮门下(曾有媒体报道称,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早年其实“毕业”于“天狮”,但天狮集团方面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束昱辉并没有供职于天狮集团,另有消息称,束昱辉曾是天狮的经销商)。但在今日却急流勇退,印证直销业并非一本万利。

与此同时,美国检方对康宝莱旗下中国子公司的两名前高管提起刑事诉讼,指控他们十年来通过行贿中国政府官员赢得业务,并逃避监管审查。美国司法部指控康宝莱前中国区总裁李延亮和其手下、负责外联部门的杨红微违反《反海外腐败法》,合谋策划行贿,并绕过康宝莱的会计控制。检方还指控李延亮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接受涉嫌贿赂问询时作伪证,并销毁证据。而就在此之前,康宝莱同意支付2000万美元与SEC达成和解,因为康宝莱在2012年至2018年期间在中国的业务运营方式误导了投资者,康宝莱承认存在不当行为。

早在2017年5月,康宝莱的电话会议上,美国总部方面突然宣布康宝莱中国区总裁李延亮不再担任总裁职务。在当时,多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李延亮是康宝莱在中国市场发展壮大的头号功臣,对于将头号功臣的突然免职,极有可能与美国的反腐调查有关。

何时与传销切断?

“单单就是传销活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传销活动时披上了合法的外衣,这使得很多人难辨是非。”反传销救助中心负责人马胜玲告诉记者,在自己多年的工作接触中,曾接到很多消费者的反传销求助,但实际了解后发现,这是一些直销公司所为。

在马胜玲看来,现在部分直销企业存在有意无意的“擦边球”行为。“在正规渠道上,直销企业严格遵守相关的法律法规,除此之外,企业可能还会委托一些由传销人员组成的‘职业团队’操作,在暗处形成另一条的销售渠道,而这条在暗处的渠道往往带有涉及传销的一些做法和手段,但这些渠道没有与企业有较为明确的关系,企业仅仅是将产品卖给了渠道控制人,一旦东窗事发,企业往往会以‘仅存在售卖关系,不存在企业行为’的说法回应公众。”马胜玲表示。

在权健事件中,引发公众舆论的虽然是无底线的夸大宣传,但最终检察机构却以涉嫌传销罪对权健相关人员提起公诉。在2019年1月29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商务部对所有直销企业召开集团约谈和提醒告诫会。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商务部市场秩序司负责人表示,直销企业要高度警醒,认清直销行业存在问题的严重性。要高度自觉,确保企业经营活动不触碰法律底线。

作为拥有直销牌照的佳莱生物有限公司,一度极力澄清自己与传销活动并无关系,经销商设立系统或者团队的行为与经销过程中的违规现象是经销商个人行为。但在2019年6月,佳莱科技董事长却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在逃而被列为通缉犯。

胡远江认为,直销行业近年来发展趋势正旺,目前虽有两个条例(《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的约束,但存在诸多灰色地带和不规范的行为始终没有解决。“缺乏有效地坚持和惩罚机制,以及各地监管部门缺乏统一的协调监管机制,都是造成直销变味的原因之一。”胡远江说。

【责编:柯林】

晒感觉

相关阅读

你至少输入5个字

热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