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行贿和伪造账目被罚5570万美元,问题缠身的康宝莱为何还能在中国大行其道?

康宝莱身披合法外衣却干着“不法”的勾当,不但破坏了中国直销行业的公平竞争环境,还极大损害了其他直销企业以及中国消费者的合法利益。

2020-09-10 18:12:30 | 来源: 第一直销网

【第一直销网讯】8月6日,美资直企康宝莱公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截至2020年6月30日)财报。财报显示,第二季度康宝莱全球净销售额为13亿美元,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8.6%。排除外汇影响,中国市场第二季度净销售额同比增长12%。

看起来,康宝莱中国市场已经强力复苏,全球业绩也并未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

而就在去年,美国直销杂志《Direct Selling News》公布的“2019年度全球直销100强公司榜单”显示,康宝莱以2018年总营收49亿美元蝉联榜单第三名。

成立四十年,傲居世界第三,作为一家直销企业,康宝莱无疑是成功的。

但硬币的另一面,是康宝莱中国多年来始终难以洗脱的涉传嫌疑,以及谎报经营情况、在中国行贿、鼓吹创业神话等诸多指控。

8月29日,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康宝莱同意支付1.23亿美元,就向官员行贿事件和伪造账目的指控达成和解。罚款包括5570万美元的刑事罚款,康宝莱还同意返还约6720万美元的非法利润和这些利润的利息。

这说明康宝莱间接承认了“行贿事件”。与康宝莱有着相似经历的雅芳,其中国直销业务已经归零,而康宝莱为何还能在中国市场大行其道?

被指控行贿10年

1.23亿美金达成和解

去年底,康宝莱被卷入一场行贿指控。

2019年11月,路透社消息称,美国检察系统对康宝莱公司两名前高管——康宝莱原中国区总裁、全球高级副总裁李延亮(Yanliang Li)及向李延亮汇报的外部事务部前主管杨宏伟(Hongwei Yang)提起刑事指控,理由是行贿并逃避监管审查,违反了美国的《反海外贿赂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简称FCPA)。

据美国检察院公布的信息显示,这两名前高管人员在2007年至2017年期间,用大笔资金在中国地区行贿。

信息中指出“这些贿赂包括现金、娱乐、餐饮和旅游,杨宏伟所在部门为员工的送礼行为报销了超过2500万美元,这些贿赂旨在帮助康宝莱获得直销牌照,减少其中国业务遭遇的审查,并压制媒体的负面报道”。

根据FCPA追踪机构的数据,康宝莱于2017年1月首次披露了FCPA的调查。康宝莱进行了自我评估,并实施了补救和改进措施,包括更换某些员工、改进中国市场的政策和程序等。

康宝莱在2020年2月18日的年报中表示,公司正与美国司法部和美国证券交易监督委员会(以下简称“美国证监会”)进行谈判,以解决针对其是否遵守《反海外腐败法》的调查。

5月初,据报道,康宝莱表示已与美国证监会和美国司法部达成了“原则上的谅解”,并计划支付1.23亿美金以争取签署一项3年延期起诉协议。

事件在8月底尘埃落定。在美国地区法官格雷戈里·伍兹的虚拟法庭听证会上,康宝莱与曼哈顿的联邦检察官达成了延期起诉协议,并与美国证监员会达成了一项平行协议。

康宝莱同意支付1.23亿美元,就向官员行贿和伪造账目的指控达成和解。罚款包括5570万美元的刑事罚款,此外,康宝莱同意返还约6720万美元的非法利润和这些利润的利息。

1.23亿美元解决了违反美国《反海外腐败法》的刑事和民事案件。这情节,与雅芳的行贿门可以说是如出一辙。

当年,雅芳被指控曾向可帮助其获得直销经营许可、逃避罚款和压制官媒负面报道的官员行贿。最终,雅芳承认其违反美国的《反海外贿赂法》,并支付了1.35亿美元与美国证监会达成和解。

显然,康宝莱的这种行为是极其恶劣的,身披合法外衣却干着“不法”的勾当,不但破坏了中国直销行业的公平竞争环境,还极大损害了其他直销企业以及中国消费者的合法利益,相关监管部门应该对其进行狠查、彻查,以防这种不法行为滋生蔓延。

在中国市场采用多层次营销系统

被美国证监会罚款2000万美元

交罚款了事,似乎是康宝莱的一贯操作。

2019年9月,美国证监会对康宝莱进行了处罚,缘由是康宝莱连续6年向投资者谎报在中国经营的真实情况,罚款金额为2000万美元。

根据美国证监会的处罚信息,2012年-2018年,康宝莱公司在给美国证监会的季度和年度报告中告诉投资者,中国允许直销,但禁止多层次营销,因此公司采取了其他商业模式,但美国证监会表示,康宝莱实际上仍运行多层次营销系统,且未披露相关信息。

同时,康宝莱声称公司在中国依据经销商的工作时间支付报酬,但实际上还是按照多层次的奖金制度支付报酬;此外,康宝莱在中国还涉嫌造假,美国证监会发现经销商不能列出工作时间,也无法描述附在发票上的表格写明的服务,实际上经销商拿到的表格是康宝莱预先打印的,表格上各种特定服务的小时数也是事先设置好的。

美国证监会认为,康宝莱关于经销商薪酬的公开声明是虚假的、有误导性的。美国证监会纽约区域办事处主任Marc P. Berger说:“康宝莱公司剥夺了投资者评估风险和做出明智投资决策所必需的宝贵信息”,“在向投资者进行披露时,发行人必须确保这些披露是准确的。”

康宝莱对美国证监会的指控和裁定没有明确发表承认错误的言论,但是却接受了2000万美金的罚款。

这等于是,美国官方盖章康宝莱在中国市场采用的是多层次营销模式。

也就是说,一方面康宝莱在中国市场以多层次营销方式收割经销商和普通消费者,一方面又在美股市场上以欺骗手段收割投资者。

不得不说,康宝莱这盘棋实在下得妙。

此外,2016年康宝莱还被罚了2亿美元。2012年末,华尔街知名对冲基金经理人比尔·阿克曼公开表示做空康宝莱,并豪赌10亿美元,他认为,康宝莱通过不断发展下线获取非销售收入,属于金字塔式传销骗局。这促使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简称“FTC”)对康宝莱展开调查。2016年,康宝莱支付了2亿美元,以了结FTC对其误导消费者的指控,并同意整改其美国业务。

FTC最终的调查报告中写到:“康宝莱对其销售人员的激励,并不是他们卖出更多的零售产品,而是招募到更多购买康宝莱批发产品的销售人员。”

报告中没有提到“金字塔”这个字眼。而在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当时FTC的主席Edith Ramirez,这份报告是否证明康宝莱公司就是一个金字塔组织,Ramirez回答称:“我们在报告中确实没有用‘金字塔’字眼,但不用不代表它不是。”

当然,康宝莱愿意拿出2亿美金和解,就是为了避免被定性为金字塔组织。

经第一直销网统计,仅上述三次罚款,加起来就有3.43亿美元,超过24亿人民币。

这样看来,比起国外动辄上亿的罚款,河南省郑州工商573万元人民币的处罚显得微乎其微。

2017年,康宝莱因违法直销被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工商质监局查处,罚没金额573万元,创郑州工商局成立以来查办最大案件。而这其中的548万都是违法销售收入,真正的罚款只有区区25万元。

这个媒体冠之以“巨额处罚”的案件,罚没金额不足3.43亿美元的千分之三。

线下俱乐部遍地开花

瘦身创业梦真能实现?

康宝莱能做到世界直销公司第三,与会讲故事有很大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康宝莱创办的初衷,是创始人马克·休斯经历了母亲因不当减肥而去世,遂决心投身开发安全健康的减肥产品。

早年间,康宝莱也跟很多保健品牌一样,宣传各种各样的保健甚至治病的功效,但近几年来,这方面的宣传已经不见踪影,只强调“体重管理”这一核心卖点。

至于康宝莱的主打产品奶昔到底减肥效果几何?一款产品既能减肥又能增重,听起来是不是很“神奇”?

0dd7912397dda144db4b86e3a5b7d0a20cf48625.jpg

除了产品故事讲得好,康宝莱的创业故事也很吸引人。

第一直销网接触的多位经销商在沟通过程中都纷纷表示加入康宝莱不仅能减肥还能创业,有的会发来豪车豪宅的照片,有的说:“跟着我吧,6个月实现年薪10万+”,有的表示做康宝莱还清了20多万的欠款,现在月入2万……

微信图片_20200910181051.png

边瘦身边创业,可谓一举两得。那康宝莱的事业到底是如何经营的呢?

近年来,康宝莱的线下营养俱乐部遍地开花。以俱乐部为中心,康宝莱的经销商通过熟人圈子、扫码地推和快闪店等诸多方式来发展业务。

根据多家媒体的公开报道,加入康宝莱的方式有两种,即业务代表和服务提供商。业务代表并非康宝莱所授权的业务人员,而是通过服务提供商开设的俱乐部而参与到营销活动中,服务提供商则是康宝莱公司备案的业务员,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经销商。服务提供商共分为初一级、初级、中级、高级、特级。

成为业务代表的门槛较低,只需一次购买几千元的产品就可以,而要成为初一级服务提供商,则需要一次性购买33000元的产品,也有一说是完成6万元的业绩任务。

正如美国证监会调查的那样,康宝莱实际上仍在中国运行多层次营销系统。

不同层级的服务商,完成特定的业绩目标,即可获得不同比例的服务费(即提成),而这个服务费,并不局限于前三级市场,只要层级和销售额达标,可以拿到N级下属市场的业绩提成。

根据财联社报道,一位原康宝莱服务商表示,“康宝莱中国的销售本质并未转变,从初一级服务商到特级服务商,只要中间业绩合格,就可以赚多级工资;中间业绩不合格的服务商,不仅工资微薄,还要负担参加各种宣传会议的交通、住宿费用。”很多人为了表现出“成功人士”的模样,透支多张信用卡,最后却只能赔本离开。

在这种情况下,去年底,千余名服务商组成维权群,直指康宝莱的直销体系存在违法行为,并向康宝莱提出赔偿或回购产品的诉求,涉及金额从十几万元到百万元不等。

一位资深中级服务商自述做康宝莱六年最终负债40万,他告诉“商业人物”,“很多做康宝莱的都借小额贷,退出都是因为钱支撑不下去了。我进了一个康宝莱维权群,里面100多人,每个人都亏了至少二三十万,有一个卖菜的大姐,因为考核级别,把车房都卖了打货,最后手里压了很多货,都过期了;还有个小伙子,欠了70多万,我觉得他这辈子很难翻身了。”

然而赔本、负债并不是最坏的结局。2017年,河南郑州一名22岁的女孩张某疑似因参与康宝莱“直销”事业而轻生坠楼身亡。不过,康宝莱否认了此事与公司有关。

在规避法律责任方面,康宝莱自有一套。

据悉,线下营养俱乐部虽然经营的是康宝莱的产品,但并不属于康宝莱的子公司或者是直销备案服务网点。据时代财经报道,尽管并无直接管理关系,但服务商开设俱乐部需要向康宝莱公司报备,而且不允许线下俱乐部名称中使用“康宝莱”字样,也禁止使用“连锁”、“加盟”、“特许经营”等字样作宣传经营。

微信图片_20200910171514.jpg

据康宝莱集团(中国)董事长郑群怡介绍,目前,康宝莱中国区超过80%的经销商都是80/90后人群。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们,能有几个走到金字塔顶端,成就所谓的康宝莱事业?

正如阿克曼做空康宝莱的那份报告里写的那样,康宝莱的成功故事是基于一个谎言。康宝莱其实是通过一层层分销,不断给新加入的销售洗脑,用所谓的财富故事骗取他们的信任,最终实现公司的持续增长。

结语

康宝莱企业价值观的第一条是“坚持做正确的事”。

然而,进入中国市场的这十五年,康宝莱是否真的在做正确的事?

面对种种质疑,康宝莱显然是有恃无恐的,毕竟有直销牌照在身;在中国罚个几百万也是无关痛痒的,毕竟这些年来中国市场贡献的业绩每年都是几十亿人民币。

一直以来,中国市场都被康宝莱视为核心战略重地,“中国目前是康宝莱全球第三大市场,我们希望未来能够成为第一大市场。”

那么,在这个未来的第一大市场,康宝莱还要收割多少怀揣着瘦身梦、创业梦的中国人?

【责编:蜡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