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查重罚!世上再无偷逃税?

在雪梨、林珊珊这场蝴蝶效应里,任何人都逃不过!

2021-11-25 17:38:33 | 来源: 财鲸岛 · 社交商业研究院

【第一直销网讯】本周雪梨和林珊珊因逃税共被罚近亿元的大“瓜”大家都吃了吗?

这件的事情发生其实并非偶然。前段时间就有郑州网红主播补税600多万冲上热搜,时隔几个月,金额从百万直接跃升上亿,可见国家对网红主播偷税漏税的查处力度明显加大,网红圈和直播圈这次无疑要迎来地震。

罚款近亿元,钻了法律漏洞?

11月22日一大早,有关媒体就通报网络主播雪梨、林珊珊因“偷逃税被处罚”登上热搜。

事情是这样的,雪梨和林珊珊两人仅2019年到2020年一年的时间,就通过设立多家个人独资企业,虚构公司业务,以此达到偷逃税的目的。其中,雪梨将取得的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的8445.61万元转换为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期间偷逃个人所得税3036.95万元。林珊珊也是通过同样的方式获得个人独资企业经营所得的4199.5万元,期间偷逃个人所得税1311.94万元,此举严重扰乱了国家的税收条例。

据有关平台透露,年收入上百万甚至上千万元的主播至少有几千人,而网络直播作为互联网经济下的新经济业态,却长期处于税收“灰色地带”,行业存在严重的税收流失问题。

有人问,为什么网络主播造富能力如此强悍却还要偷税漏税?要知道雪梨的带货能力常年位居主播前三,而林珊珊也是雪梨旗下带货能力最强的红人,怎么说也算是高收入主播了。

这其实是受网络主播收入来源复杂多样的影响。若收入来源是平台奖励和用户打赏,平台则可直接扣缴,若收入来源是直播带货和广告收入则难以规范,涉及的因素太多,很容易就被网络主播钻了漏洞。

除了收入来源复杂多样外,让高收入主播们偷逃税的另一个原因则是税差诱惑。“网络直播是一个偷逃税特别厉害的行业,而他们很多的税筹方式都与税收洼地密切相关。”相关法律人士表示。

根据国家有关规定,网络主播的收入主要来自个人工资薪金、劳动报酬,按照个人所得税法,年应纳税额超过96万元将适用最高45%税率。也就是说,每收入100块钱就要交税45块钱。而按照个人独资企业经营所得,最高税率只有35%,单从这一点看,就已经少了10个点的个税。

此外,若是遇到企业账本混乱、不能明确的核算利润问题,则直接按固定的应交所得税来缴纳,这部分税率通常在5%左右。

高达45%、低至5%,中间这40%的税差诱惑,普通人很难抵御得了。

也正因如此,很多高收入群体会选择成立个人独资企业,并结合地方政策在税收洼地设立公司合理避税。

其实,从郑州网红的600多万,到雪梨林珊珊这次的9000多万,足以预见网红产业正在迎来强监管,何况是在当下网红产业蓬勃发展的大背景和共同富裕的大前提之下。如果高收入人群依靠相关政策实现超低税负,明显有失公允。

有关人士预测,如果将逃税主播化为“劣迹艺人”,那下场就是被封号,短时间内很难再有翻身机会,至少不会再出现主流媒体上,也不会再有平台和官方与其合作,只能私下参加一些线下活动。

尽管雪梨和林珊珊在事发当晚就及时通过个人微博发布致歉信,但结合两人之前的避税做法,致歉信中居然把明明是故意偷逃税的恶劣行径归咎于“自己太忙”,一下子就遭到了全网的怒骂,铺天盖地的质疑不绝于耳。有网友狂怼,“企业董事长竟然不知道要上税,这绝对是21世纪最大的笑话。”“还有比这说法更厚颜无耻的不?”

蝴蝶效应下,下一个是谁?

此次处罚,无疑给了雪梨、林珊珊两位主播和其背后的机构宸帆电商一个沉重的打击。

合计9000万多的巨额罚款是一方面,更大的代价还在于两位大主播日后的个人发展、公司的后续运营,以及公司旗下数百位签约网红的生存问题。

这一局,雪梨和林珊珊两人能否复出?复出后能否重新拥有市场?对于宸帆电商来说都是巨大的不确定性。对旗下网红和整个行业而言,其结果也是不言而喻。

然而,雪梨、林珊珊被罚事件也只是撕开了电商主播圈的冰山一角,随着电商主播以及其他直播形式的税务合规上升到议事日程,加之大数据技术的应用,未来针对直播领域的税收监管只能会越来越严格。

税务部门公告中还提到,“通过税收大数据分析,还发现其他个别网络主播在文娱领域税收综合治理中自查自纠不到位,存在涉嫌偷逃税行为,正由属地税务机关依法进行稽查。”

被查、被罚,还有人被抓,这次整顿网红直播偷逃税的大潮已然拉开了大幕。

早在今年的9月18日,国家税务总局办公厅发布的《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管理通知》中,要求进一步对文娱行业内各主体要严格税收管理,对存在涉税风险的明星艺人、网络主播进行一对一风险提示和督促整改,还指出要定期开展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的“双随机、一公开”税收检查,依法依规加大对文娱领域偷逃税典型案件查处震慑和曝光力度。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顾问刘奕杉表示,“个人独资企业是在法律上合法的经营主体,其按照经营所得缴纳个人所得税,不是企业所得税的征税主体,所以是这些年大家常用的使用税收筹划方式。如果在纳税申报过程中合规,这种方式本身是合法的。”

但问题在于,企业在税收筹划的过程当中,是否过度利用或者是不规范利用政策,让国家发现被钻了空子?如果是,那可就属于违法行为,严管也是必然的。

犯罪成本低,法律意识淡薄,缺少敬畏之心。但无论是对于娱乐明星还是网红主播这类公众人物,一言一行将会影响很多人的认知,所以有必要加强对他们的监管力度,犯了法更要加重对他们的法律制裁,让他们做好该有的榜样作用。

现如今,娱乐圈的偷逃税问题层出不穷,网红直播界的漏税罚款也频上热搜,随着各种制度的出台以及社会秩序的规范,下一个又该轮到谁还犹未可知。但如果存在侥幸心理、钻空子,那么以后的路只会越走越窄。

网络直播行业逐渐走向成熟,一夜爆红也不再是件容易的事,随着诸多MCN公司的相继倒闭,直播行业暴利时代已经过去,行业正步入精细化运营阶段。网红产业只有合法经营、规范发展,才能变成“长红产业”。

补税潮来袭,吹牛也要交税?

实际上,偷逃税问题在直播行业普遍存在。

直播行业资金流向复杂,尤其直播带货方向,上文也提到过这一部分涉及的因素太多,难以监管。同时,主播、平台及机构之间的合作关系不同,所缴纳个人所得税以及增值税时的适用税率自然也就不同。且每一场直播结束后结算的GMV可能会存在数据注水、虚构真实销售价格、尾款支付率、退货率等问题。

此外,消费者在直播间购买商品一般都不会要发票,这也在客观上为直播卖家逃税提供了条件。

近两年,直播电商行业已经成了高收入人群的重点集中地。

据艾瑞咨询报告,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超1.2万亿元,年增长率为197%,预计未来三年年均复合增速为58.3%,预计2023年直播电商规模将超4.9万亿元。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行业内主播的从业人数达123.4万人。有业内人士透露,在各平台,年收入过百万、收入上千万甚至过亿的主播,至少几千人。

对此,国家早已发布相关法律法规明文规定,但还是有一部分群体踩着法律的红线,丰满自己的腰包。

2021年3月,《关于进一步深化税收征管改革的意见》提出,严查利用“税收洼地”“阴阳合同”“关联交易”等方式逃避税行为。

9月18日,《关于开展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发布,要求进一步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管理,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成立的个人工作室和企业,辅导其依法建账建制,并采取查账征收的方式申报纳税。

放眼行业,直播带货流量红利已趋尾期。随着近期直播的负面事件频繁爆出,直播行业的规范整顿也将大幅提速,头部主播强势渠道的角色将会被弱化,主播界势必会掀起一场自查自纠的风暴。

我们要意识到的是,在这一过程中,国家敲击的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所有个人所得税的缴纳主体。通过对明星、网红的检查和强效处罚给其他人敲响了警钟,明确地彰显国家的态度:任何人,都逃不过。

大数据下,网红主播变得越来越透明,但只要还在网上,就无处可逃。尤其是那些喜欢刷单吹牛,动不动就说自己带货上亿的头部主播们,也有可能因此而交“吹牛税”。

在雪梨、林珊珊补缴罚款之后,帮助她们进行偷税漏税的有关人员李志强也难逃相关的处罚。现有关部门已对李志强立案检查,怎么处理,还要看后续的调查结果,说不定还会有点意外收获。

参考此前明星补税的连锁反应,一场网红主播们的补税潮或已经悄然临近。雪梨、林珊珊为代表的头部网红主播被处罚,昭示着直播行业即将进入新的洗牌期。

【责编:大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