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度中国社交商业十大悲情人物||年度盘点

2021年既是大事频发的一年,也是重构商业格局和秩序的一年。

2022-01-07 19:01:45 | 来源: 财鲸岛 · 社交商业研究院

【第一直销网讯】2021年,对于社交商业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是大事频发的一年,也是重构商业格局和秩序的一年。

查税风暴令网红主播闻风丧胆。雪梨、薇娅被罚遭封禁,查税风暴一夜之间席卷整个社交商业圈,引发补税潮,据称有成千上万的网红直播主动自查并补缴税款。

破产重组、暴雷跑路前赴后继。在过去的一年里,破产成为了社区团购的代名词,同程生活、呆萝卜等相继倒下,十荟团、橙心优选、美菜网、京喜拼拼剧烈收缩调整。“烧钱大战”下的社区团购赛道,逐步变得一地鸡毛。

涉传遭查处此起彼伏、冻结资金以亿元计。前有哔嗨啤涉传被冻结资金2亿,后有TST涉传被冻结资金6亿,社交商业似乎难逃涉嫌传销的厄运。

反垄断大棒之下所有大厂无一幸免。2021年被誉为中国反垄断“大年”,在顶层设计完善的同时,监管层对互联网行业的反垄断监管措施不断加强,阿里巴巴、美团、腾讯等知名互联网企业接连遭到反垄断处罚。

如何让社交商业规范、健康发展,成为行业新的命题。诸多事情都表明,2021年也是社交商业发生结构转折的一年,变革无处不在。

为此,财鲸岛、社交商业研究院将选取过去一年中具有代表性的事件、人物、政策进行年度盘点,总结这一年以来社交商业的整体特征、发展轨迹,以及踩过的、坑趟过的雷,为2022年的良性发展提前做好规范措施。

今天,我们先来梳理一下“2021年度中国社交商业十大悲情人物”,希望这些代表性人物的所做所为能给大家一点警醒。

张庭

公司涉传被冻结资金6亿

明星身份不是违法护身符

2021年12月23日,张庭公司达尔威被爆出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调查发现,其公司自创品牌“TST庭秘密”采用多层级上下线销售模式,且团队计酬模式符合传销性质。其实,关于张庭的“TST庭秘密”涉嫌传销之事自从成立以来一直就没断过,被监管机构查处只是早晚的事。

据悉,张庭的微商帝国成立于2013年。2020年6月,直播带货兴起后,张庭也加入了直播大军,且业绩相当不错。据不完全统计,张庭的7场直播专场的总销售额高达6.4亿,其中有3场的单场销售额破亿。

回看张庭公司达尔威的发展史,曾是年缴税12.6亿坐拥青浦第一的纳税大户,2018年度缴税总额更是高达21亿元,并于2019年荣登“上海市青浦区百强优秀企业名单”榜首。但据多家媒体报道,达尔威公司此次被查处冻结的资金高达6亿元。

一直以来,张庭公司的产品和商业模式都备受消费者质疑,在2016年甚至还爆出消费者使用其产品后出现烂脸,但在公司毫无底线的辟谣和众多明星光环的笼罩下,这些负面消息被淹没了。

俗话说,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12月29日,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人员表示,该传销组织从2013年就已经开始,存在跨度时间长、涉案人员多、涉案资金大三大特点,目前此案已进入财务审计阶段。由于受到涉嫌传销的影响,有关张庭的所有社交媒体账号已经被全部封禁。

“TST庭秘密”并不是第一个被传出涉嫌传销的微商品牌,但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希望张庭事件能给广大微商行业从业者提个醒,切不可重蹈覆辙。

龚文祥

自曝偷逃税被罚倾家荡产

微商老炮从炫富走向卖惨

2021年11月30日,微商老炮龚文祥在自己个人的社群里发布了“致全体老会员最后的一封信。”在信中龚文祥表示收到了工商、税务、公安、法院等专案组的联合调查,追缴了高额的税款,他也因此负债累累、倾家荡产。消息一出各界哗然,有人唏嘘有人感慨,有人质疑真假有人拍手称快,更多的人则是大喊:这个骗会费的家伙终于凉了。

在微商势头最猛的那几年,龚文祥迅速崛起,并且自封微商教父。那时的龚文祥极其高调,炫富程度不亚于郭美美,声称身边美女如云、一副眼镜10万、在深圳一天买一套豪宅、买房如买菜、每个月零花钱600万、每年发微信红包300万等等。

甚至在2017年12月,龚文祥还煞有其事的通过微博官宣了自己的收入明细,其中包括:每年1000个交2万元会费的触电会会员;10个每年36万元的年度客户及10个触电报年度客户;50个10万元每次的出场费;500万论坛收入;每天5条8000元一次的私人号广告等。

创业十二年,龚文祥可谓是多次踩中了风口,吃到了时代红利。这一次龚文祥自曝因偷逃税遭查处,并称已到了身无分文的地步,开始进入卖惨模式。随着查税风暴乍起,饶是龚文祥这样一个微商老炮也难逃国家法律的监管和严惩。

吴召国

再次深陷涉传舆论漩涡

思埠集团再被冻结2亿

2021年12月29日,随着“TST庭秘密”涉嫌传销被查的消息被各大媒体口诛笔伐之时,广东思埠集团有限公司与王老吉品牌合作推出的“哔嗨啤”项目也因涉嫌传销被河南省获嘉县市场监管局申请冻结账户2亿元,与之相关的7家关联公司账户也均被冻结。

这并不是思埠集团第一次因涉嫌传销被查。在2019年,吴召国打造的社交电商平台“未来集市”APP就曾因涉嫌传销被湖南省衡阳市法院裁定冻结13个银行账户,吴召国本人也因此在互联网上消失了有一年之久。

与其他社交电商APP的运作一样,未来集市是一种“自用省钱、分享赚钱”的方式。该模式与备受媒体质疑的贝店几乎一样,同属拉人头裂变的模式。以至于上线不久,就因涉嫌违规分销,微信公众号被腾讯封号。

未来集市没能抢占社交电商的天下,次年吴召国带着思埠集团回归,入局直播行业,并作为首批主播入驻生活有鱼。但生活有鱼的经营模式与吴召国此前经营的未来集市类似,同样采用了佣金返利以及拉人头赚钱的模式,只不过这次的平台在直播电商。

时至今日,市面上也再难听到有关未来集市和生活有鱼的更多消息,取而代之的是“吴召国的思埠集团涉嫌传销被冻结资产2亿元”。

从传统微商到社交电商,吴召国选择的路线均与他所处的时代背景相符,但无论是未来集市、生活有鱼,还是哔嗨啤涉传事件,他都需要好好再思考一下自己项目出现问题的原因在哪里,不可在一条错误的路线上行走三次。

一切都正如人民日报评论所提,法治社会,容不下违法钻营的“秘密”;法律之伞,只保护守法本分的经营。

2021年12月2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法治市场监管建设实施纲要(2021-2025年)》显示,国家对打击传销力度逐渐加大,新技术手段的出现有助于甄别新形势下以电商、微商、消费返利等名义开展的新型传销行为。在这个监管日渐趋严的时代下,人人都不可心存侥幸。

雪梨

因偷逃税被处罚近亿元

当红主播牵出查税风暴

2021年11月22日,雪梨、林珊珊偷税漏税事件被正式公布。据报道,两人因偷逃税款被依法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分别计6555.31万元和2767.25万元,共计近亿元。

事件曝光之后,当红主播雪梨、林珊珊二人的微博、抖音、小红书、公众号等均被封禁。

同年12月12日,雪梨和林珊珊的淘宝店铺被强制下架,现已无法搜索到他们的店铺。而至于雪梨一手创办的宸帆电商,也走上了“前途未卜”之路。

此次查税事件发生之后,引发行业波动,成为许多行业人士重点关注和讨论的焦点事件。企业直播电商的收入模式和分成模式受到广泛讨论,对于许多品牌和企业而言,企业自播或将成为新趋势。淘宝直播将大步走向去中心化,更多垂直类的中腰部网红将崛起,直播流量有望得到再分配。

雪梨偷逃税这一事件不仅给直播带货行业带来极强的震慑作用,更是牵扯出后续一系列查税风暴,其余威甚至蔓延至娱乐圈。通过这一事件,能看出国家查税的决心,并对日后遏制主播刷单和进行数据造假等行为,形成了震慑作用。

薇娅

因偷逃税被处罚13.41亿

“直播一姐”遭全网封杀

2021年12月20日,据税务部门公布,网络主播黄薇(网名:薇娅)偷逃税款,被依法追缴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同日,薇娅发布致歉信,称愿意为自己的错误承担一切后果。其丈夫兼合伙人董海峰也发布致歉信,表示自己在税务上的不专业,聘用的专业机构存在税务统筹等问题。

因其性质恶劣,影响严重,距离事件爆出仅过去6个小时,薇娅的淘宝直播间就被冻结,随后微博、抖音、快手、小红书等社交媒体账号均被封杀。

据悉,薇娅于2016年5月正式成为淘宝直播的一名主播,四个月后引导成交额达到1个亿,此后一路风生水起,还被评为“脱贫攻坚奉献奖”“全国三八红旗手”等多个荣誉称号。

从普通电商,到头部主播,薇娅用了9年,却在一夕之间遭到全网封禁。

至此,“直播一姐”薇娅倒下,整个直播电商行业更是风声鹤唳。根据新华网报道,截至今年年初,已有上千位直播主动自查并补缴税款。

辛巴

一年内两次被封禁

没了流量过不安稳

2021年初,辛巴及其团队因售卖假燕窝遭处罚并封禁,9月又因出言不当被二次封禁。

假燕窝事件一直从2020年年底持续到了2021年初,辛巴及其团队迫于市场压力不得不就该事件承认错误并进行赔偿,除账号停封60天外,还有200万元的行政处罚。3月底封禁期结束后,辛巴高调回归直播带货。

但解禁5个月后,辛巴又因出言不当再次被平台封禁。

不少网友发现,辛巴曾在2021年4月深夜连线徒弟蛋蛋的直播间,称自己“内心被资本打败了,被流量打败了,被某些平台打败了”,并向粉丝“告别”。甚至在“618卖货节”期间,被誉为快手第一主播的辛巴还在直播时控诉平台限流,称自己8000万粉丝+2500万元流量换来的结果是直播观看人数不足100万。

随后,作为“网红”的辛巴又发表了一系列不合规的言论,且多次忽视平台的提示,最终结果是被平台二次封禁。而这次被封又会持续多久,是否会被永久封禁?官方并未给出明确说法。

在“流量为王”的时代,每个网红都想爆火,每个带货主播都想要一“战”成名,但若不能起到正面的引导作用,那么这些网络红人很快就会“过期”,严重的甚至受到打压,逐渐丧失流量。这一点,辛巴就是最好的例子。

被限制了流量的辛巴又经历两次封禁,这个2021年他过的可谓太不安稳。没人知道他下一次回归直播间是什么时候,但至少辛巴的人设已经彻底崩塌,直播圈的唯流量论正在逐渐被打破。

张良伦

经营不善拖欠货款超6000万

电商黑马最后却要靠跑路躲债

从传统电商、社交电商、特卖平台至自由电商品牌,多轮转型受挫的贝贝集团如今因经营不善导致总部人去楼空,旗下“贝店”拖欠商家货款超6000万元后被堵门讨债。

商家表示,被拖欠的货款基本都在50万元至60万元,20万以下的很少,更不乏有的供应商被拖欠四五百万的大额货款,并且每家还有1-5万元不等的保证金未退。

相关资料显示,曾被誉为“下一个刘强东”的电商黑马张良伦在2017年建立了贝贝集团,并推出了“贝店APP”。贝店运营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被业内誉为“黑马APP”,曾是十分炙手可热的电商企业之一,且旗下拥有贝贝网、贝店、贝仓、贝省等业务平台,先后获得多家知名风投机构的投资。

作为前几年母婴电商平台风靡一时的风口,贝贝集团也曾在获得融资后跑马圈地,但因企业模式不够清晰,没有完善长线战略,最终倒在大浪淘沙之下。

从2021年3月砍掉贝仓线下店,到4月部分商家开始陆续反应无法从贝贝网后台提取货款,再到8月商户上缴保证金的界面被隐藏,引发供应商的大量投诉、维权……创始人张良伦一直未曾露面。

本应可以成为商业奇才的张良伦,面对集团的没落,选择了撒手不管,卷钱跑路。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商人虽以赚钱作为最终目的,但也需讲求道德原则,不应该将自己的利益建立在侵犯他人利益的基础之上。

刘书桦

拼拼有礼崩盘被立案侦查

公司遭围堵老板投案自首

2021年9月4日,拼拼有礼被传崩盘,同月6日,上百用户围堵总部。9月15日,创始人刘书桦主动投案,目前案件处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阶段。

公开资料显示,拼拼有礼成立于2020年8月12日,作为“拼团”项目的鼻祖之一,拼拼有礼曾凭借着一套“购物不花钱,还能赚钱提现”的说辞,收割了一波又一波的掘金玩家。但注册拼拼有礼必须要邀请码才能注册,且用户可通过拉新人的方式获取收益。下线达到5个能获得其在平台收益的12%;达到25个,收益达18%;达到125个就有24%的收益。

其实早在2021年8月份,就有大量自媒体对“拼拼有礼将崩盘”一事发出预警,且平台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无法提现。从9月4日开始,不少用户开始反映自己的钱被压在拼拼有礼中无法提现。次日下午,围堵在总部现场的人数达近百人。

据相关数据显示,拼拼有礼已有用户600万,其中活跃用户达300万,日交易流水量高达2亿,提现金额日超3000万。而在拼拼有礼之前,企业还曾开发出惠鲸、拼拼优米两款拼团APP,现如今这两款产品早已崩盘。

9月15日,拼拼有礼法定代表人刘书桦主动投案。经依法调查,公安机关对刘某桦、张某桐等人涉嫌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李阳

低估生鲜电商烧钱速度

获7亿融资也难逃破产

2021年10月20日,呆萝卜宣布停业公告,表示企业未能引入重整投资人,难以为继,即日起停业,陆续闭店。

创立于2015年10月的呆萝卜可以称得上是生鲜新零售的领导者,从出生到崛起用了6年时间。但细数呆萝卜发展经历,却发现这一路走来,它并不平稳。

2018-2019年,呆萝卜获得两轮融资,总金额约7亿元。2019年初,呆萝卜的店门数量突破1000家;9月,进入潜力独角兽榜单;11月,因经营不善导致资金紧张,上千家门店关闭。2020年3月,合肥中院受理呆萝卜破产重组一案;9月,收到一份1000万美元的投资意向书。2021年10月,发布停业公告。

可以看到,持续两年的资金问题最终还是让呆萝卜成为了强弩之弓。创始人兼CEO李阳在呆萝卜第一次出现资金问题的时候曾表示:低估了生鲜“烧钱”速度。快速增长的业务终是让呆萝卜入不敷出,7亿元的融资也烧不来社区团购的未来发展。

何鹏宇

社区团购第一个倒下的独角兽

从更名到破产只用了一个晚上

2021年7月6日凌晨,同程生活创始人、CEO何鹏宇宣布放弃原有社区团购业务,启用新品牌名“蜜橙生活”,切入团长供应链服务端。却在第二日晚,蜜橙生活宣告破产。

成立于2018年1月的同程生活曾在三年内获得8轮融资,总融资额近4亿美元。而仅生存了三年半,同程生活便申请破产。

回看同程生活的发展历程,会发现一切都太顺利了,与当时行业同企业相比,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直到2020年下半年巨头的纷纷入场,才让同程生活感受到了不适。

2020年底,何鹏宇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同程生活2020年的GMV接近百亿规模。但2021年4月,同程生活就被爆出退出湖南市场;7月,办公大楼遭人围堵讨债。

现在再回看同程生活会发现,创始人何鹏宇并没有做好外部环境变化的应对,以及内部扩张节奏发把握。有资金,有时间,却没有建立起企业自身的核心优势和竞争力,这不是资本的错,而是企业领导者不会花钱的错。

尽管面对公司破产,何鹏宇承诺会再次创业,并尽个人一切努力偿还债务,但对于资金链紧张的人而言,或许等不到那一时刻。

三年半的深耕最终没有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也没有让资本看到盈利的希望,何鹏宇现在能做的,也只能是在各种骂声和谴责声中负重前行了。

【责编:大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