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日记涉嫌传销被罚没904万,组织链条最高曾发展到51层

根据广州市海珠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日前作出的行政处罚书显示,因涉嫌传销(直销)违法行为,花生日记被罚没款项共计904万余元,其中违法所得约754万元、罚款150万元。

2021-02-23 09:44:34 | 来源: 新京报

【第一直销网讯】 社交电商广州花生日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花生日记”)涉嫌传销一案已“靴子落地”。

根据广州市海珠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日前作出的行政处罚书显示,因涉嫌传销(直销)违法行为,花生日记被罚没款项共计904万余元,其中违法所得约754万元、罚款150万元。行政处罚内容同时显示,从花生日记APP上线运营开始至2018年9月25日,其组织结构达到三级及三级以上层级的会员有2149.6085万人,占会员总数的99.82%,层级最多的组织链条发展至51层。

2月20日,新京报记者发现,交纳99元升级成为超级会员的规则已不存在,同时其客服人员称目前“预估收益”只有“一级”奖励。

社交电商的模式主要依靠社交网络的裂变而不断扩大规模,在“人从众”的玩法模式下,就可能会陷入传销的泥潭。事实上,除了花生日记,云集微店、斑马会员、米友圈、凯儿得乐等社交类电商都曾被质疑或被曝光涉嫌传销。北京市常鸿律师事务所律师彭艳军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凡是包含“团队计酬”“入门费”“拉人头”的商业模式都可能涉嫌传销,社交电商平台在商业模式设计时,要考虑到这几个方面是否合规。

花生日记涉嫌从事传销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7月28日,花生日记APP上线运营。新京报记者查阅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看到,据广州市海珠区工商行政管理局2021年1月27日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该局于2019年9月5日对花生日记涉嫌从事传销活动行为立案调查。经调查核实,花生日记平台设置规定,会员需要交纳99元升级成为超级会员,才能获得发展他人加入并从下一级会员消费金额中提取佣金的资格。从2017年7月28日至2018年9月25日,花生日记共发展超级会员7247人,收取费用71.7453万元。

图/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官网截图

上述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同时显示,从2017年7月28日至2018年9月25日,花生日记以会员所购买的商品一定比例的佣金为诱饵,发展了多个粉丝数量多、流量大的流量运营公司,作为其“分公司”运营商负责发展会员,按照层级提取酬金。截至2018年9月25日,花生日记APP发展了31530个运营商,2153.4555万会员,其中组织结构达到三级及三级以上层级的会员有2149.6085万人,占了全部会员人数的99.82%,层级最多的组织链条已经发展至51层。在此期间,花生日记通过上述方式,获得违法所得754.2455万元。

广州市海珠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根据《禁止传销条例》规定,决定责令花生日记平台改正违法行为,并对当事人作出没收违法所得754.2455万元,罚款150万元的处罚,共计904万余元。

有报道称,广州花生日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此前曾表示,公司违反了《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的相关规定,对此进行深刻检讨并全力配合开展合规整改工作,目前已缴纳相关罚款。

针对罚款、整改等问题,2月19日,新京报记者向花生日记品牌公关部王女士发送了采访邮件,截至发稿前并未得到回复。

前后两次被罚款金额差别巨大

2019年3月14日,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曾对花生日记涉嫌传销的违法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正是该笔“天价”罚单,让这家刚成立不久的企业从默默无闻走到了聚光灯下。

图/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官网截图

这份处罚决定书中提到:自2017年7月28日至2018年9月25日,花生平台通过平台发展会员、形成31530个以运营商为金字塔塔尖,2153.4555万会员参与其中的各自闭环的上下级链条,各链条内以下级购买商品产生佣金为依据计算层级报酬,谋取非法利益。经核算认定花生平台从事传销活动违法所得合计7306.576623万元,并罚款15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处罚书中的起止时间点、会员人数等细节数据与2021年1月27日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均相同,但在前后两次处罚决定中对花生日记获取非法所得金额的认定差别巨大,出现了7456万余元和904万余元两个不同金额的罚没款。

两个处罚决定是否针对同一件违法事件?2月20日,新京报记者采访广州市海珠区市场监督管理局(2019年机构改革后广州市海珠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等部门合并为广州市海珠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一位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不接受电话采访,但对方表示“我们都是秉承实事求是、依法依规、包容审慎的思路(理念)查办案件”。

有业内人士透露,花生日记可能是申请了行政复议,因此相关部门进行了重新调查。

北京市常鸿律师事务所彭艳军律师对新京报记者分析表示,如果当事人对行政处罚决定不服,可以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撤销原处罚决定,要求行政部门重新作出处罚决定。“具体到本案中,就是对罚款和没收违法所得的具体数额要求重新认定,本案中,2019年3月和2021年1月的处罚决定书中的违法所得认定金额存在差异,如果确实是2019年3月处罚决定中计算违法所得的基本数据和计算方式错误,则2021年1月的处罚决定依据客观事实进行重新认定无可厚非。”

彭艳军律师同时表示,如果公司不完成罚没的缴纳,行政机关可以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法院可依法查封、扣押被处罚人的财物拍卖或者变卖抵缴罚款。

或正在为重启上市计划铺路

2月20日,新京报记者下载了花生日记APP,目前该平台已经没有缴纳99元会费升级超级会员的规则,在注册时填写邀请码,注册成功后直接显示为超级会员。从该平台宣传的内容看,其主要通过跳转至淘宝、天猫、京东、唯品会等平台,让用户通过购物、分享的社交模式赚取收益。

一位客服人员介绍称,在超级会员分享购物链接后,其他人通过该链接跳转到相关产品并发生购买行为后,超级会员本人就可以获得既定的预估收益。比如,某款标价209元的女裤预估收益为4.68元,而提供给超级会员邀请码的“上级”则可以获得预估收益的7%。该客服人员称“预估收益”只有“一级”奖励,也就是说,超级会员的“上两级”人员不享受预估收益分成。而在此前,层级组织链条最多时曾发展至51层。

这种社交裂变的模式被花生日记平台号称可以帮助会员快速开启副业。公开报道显示,2018年初,花生日记曾公布年度总GMV(交易总量)为120亿元,2018年底,花生日记月度GMV已经达到30亿元,用户规模在5500万左右。截至2019年底,花生日记APP平台用户数超1亿,2019年年度GMV达到690亿元。

不过,从融资里程看,花生日记讲的资本故事或许还不够美丽。据天眼查显示,在2018年4月和2019年8月分别获得A轮(数千万美元)、A+轮(3亿元)两次融资后,花生日记未显示有新的融资记录。

值得注意的是,新京报记者此前曾见过一份“花生日记IPO之路的内部说明”,落款日期为2019年3月16日,内容显示花生日记“在2018年1月之前曾收取99元会费,违反了我国相关法规,向工商部门缴纳了罚款,并达成谅解”,同时,这份说明还提及花生日记计划在2019年6月、12月完成B轮、C轮融资,2020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图/网络截图

如今看来,“花生日记2020年完成上市”已成一句空谈。截至目前,花生日记也并未公开宣布未来有上市计划。也有业内声音认为,花生日记缴纳罚没款且完成整改,这可能是花生日记在为重启上市计划扫清的最大一道障碍。

社交电商频触传销风险

有报道显示,除了花生日记外,云集微店、斑马会员、淘小铺、米友圈、凯儿得乐等社交类电商,也曾被曝光或被质疑涉嫌传销。

社交电商为何频触传销红线?据新京报记者了解,随着电子商务的迅猛发展,一些传销组织披上了社交电商平台这件网络经济外衣,以所谓的“微商”“众筹创业”等名义从事传销活动。与传统传销相比,网络传销欺骗性更强、隐蔽性更好、发展速度更快,危害性更大,且极其容易复制。对于网络传销如此猖狂的原因,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方超强律师曾分析称,一是社交属性的销售裂变增长速度太诱人,二是监管一时之间还难以跟进。

彭艳军律师认为,现有法律法规主要是通过判断是否涉嫌拉人头、下下级是否有留存,销售环节的提成是否是复式计算等方面来认定是否构成传销,因此,凡是包含“团队计酬”“入门费”“拉人头”的商业模式都可能涉嫌传销,这就需提醒广大的社交电商平台在商业模式设计时,要考虑到这几个方面是否合规。他表示,《禁止传销条例》第二条、第七条等都已经明确了传销的概念和种类,在进行商业模式设计时,完全可以逐一比对进行设计,尽量避免“涉传”。

【责编:蜡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