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销大师”蒋德才和他的百亿微商帝国

但随着广电总局和工商总局的严管,加之数起电视购物虚假宣传事件遭曝光,电视购物的业绩早已不复当年。

2021-07-07 09:19:38 | 来源: 美商社

【第一直销网讯】曾在微商行业里如日中天的摩能国际,为何走向覆灭?或许从摩能国际的创始人蒋德才的故事中能找到一些缘由。

蒋德才在开创摩能国际之前一直从事保健品销售和电视购物行业,那时候的电视购物正红极一时,保健品行业也是风风火火,凭借着这两个浪潮蒋德才就挣了20 亿元(据说)。

但随着广电总局和工商总局的严管,加之数起电视购物虚假宣传事件遭曝光,电视购物的业绩早已不复当年。

2010年,智能手机市场刚刚进入红海,随着iPhone4在全球的火热,高昂的售价让人可望不可及,这令来自四川的煤老板卢洪波和蒋德才深受启发,两人一拍即合成立了手机品牌“尼彩”。

1.JPG

当时的尼彩手机打着“只赚10元”的口号为中国手机市场带来了一波山寨狂潮。

并且尼彩手机从不模仿,只会光明正大的“复刻”,最骚的操作是直接把iPhone手机的照片拿过来做海报,宣称“完美1比1体验”。

2.JPG

但尼彩手机抓住了当时广大消费者的消费心理,瞬间就赚了一大笔钱,手机更是供不应求。而实际上尼彩手机是套了一个iPhone外壳的功能机,与实际体验严重不符的夸张广告加上糟糕的质量,没过多久尼彩就开始走下坡路。

2013年,有媒体相继曝光尼彩手机店超过大半已经关店,之后尼彩便杳无音讯,目前网上也找不到任何关于尼彩生死存亡的相关新闻。

而此时蒋德才已经成为另一款新手机品牌“大可乐”的监事。这一次,蒋德才表示要打造一个全新的品牌,彻底消除尼彩手机给人带来的山寨印象。

这也是蒋德才的营销才能崭露头角的时候。

凭借着“一次众筹终身免费换机”这样吸引人的口号,大可乐在初期收获了不少粉丝,更是在2014年以25分钟众筹1650万金额创下了国内最快最高金额的记录。

3.webp.jpg

但,营销过硬,技术疲软,大可乐3手机发布后连连爆出严重的质量问题,之前累积的人气至此一蹶不振。

2016年大可乐手机也被宣布永久停产,蒋德才的手机梦再一次破碎。

而实际上,有备无患的蒋德才早在2015年,大可乐初见颓势之下便为自己安排了退路——发力微商,创立了风靡一时的摩能国际。

凭借着早期混迹保健品销售和电视购物行业的才能,深谙短平快销售手段的蒋德才,将同样的手法复制到摩能国际,只是渠道由过去的电视购物变成了火热的“微商”。

转型微商,蒋德才的营销头脑得到进一步的激发,造势方法信手捏来。为此,蒋德才还为自己打造了一个“励志、正面又成功”的企业家形象。

4.webp.jpg

而彼时微商从业者和用户都由女性主导,摩能集团的产品同样定位精准,并打出口号“女性私护的新时代来了”。

摩能国际成立后不久,就先后推出棒女郎抑菌私护凝胶、女神泡泡红润抑菌液等女性用品。产品推出后,号称“用纯中药制成,能够治疗各种妇科疾病”的棒女郎产品,为摩能国际吸来了不少“宝妈粉”。

由此,摩能国际以肉眼可见的方式迅速开拓市场。

摩能国际给代理商们明确的7个层级的提货标准,级别依次从天使、铂金、皇冠、总代、小核心、大核心到官方核心。这七个代理级别的进入门槛从几百到几十万不等,等级越高,拿货的价格越低。

5.webp.jpg

此时的蒋德才也已然将销售才能发挥到炉火纯青,他到处以峰会等形式进行演讲,承诺会给不同级别的代理赠送可以发展为“下线”的微信客户,称之为帮助代理们“分流”。

举个例子,成为官方级别的代理要购买600万的货物,本来是需要发展若干个“大核心”级别的代理,如果你直接缴纳600万一跃成为官方级别,那公司就送你等同数量的大核心“下线”。

别的微商还在自己苦招代理的时候,摩能国际先人一步提出了“送代理”,即你可以花钱一跃站上高位,而即使成为了高级别代理也不用担心挤压囤货,因为公司会送下线帮你销售。

巨大的诱惑下,代理商们趋之若鹜。

短短13个月的时间,摩能国际就对外号称已拥有百万代理,多批月流水超千万的销售队伍。当时,根据摩能国际官方提供的数据,2016年的年度流水,代理商拿货金额的总和就达到了100亿元,同年4月,摩能国际就喊出了三年千亿的战略口号。

蒋德才也借此一举成为微商圈子里被口口相传的大牛,一度成为中国微商圈子里的风云人物。

但满心欢喜花重金一跃成为高级代理的人真的得偿所愿了吗?加入摩能国际的微商很快发现自己收到的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

所谓的“送代理”是公司将在公司网页上驻足留下个人信息的人分流到代理的个人微信,而能不能拉他入伙,就各凭本事了。

有高级代理表示:分流过来的所谓“精准客户”要么是通过好友验证就再也不搭理的“死粉”,要么就是通过验证后聊几句就被拉黑,很少有人真正成为了客户,更别说是代理了。

最终,货物仍然积压在各大代理商的手中,要么努力发展下线,要么只能依靠自己内销。

鼎盛不过一年,蒋德才演讲时的泡沫就一一被戳破。

同时,他们还发现,产品的实际功效与宣传差距甚远。在棒女郎的官网宣传中,纯中药制成的棒女郎颇具奇效,能治疗多种妇科炎症,实际上该产品仅是一款消毒产品,根本不具备治疗功效。

到了2016年11月,囤货压力紧绷,产品口碑摇摇欲坠,开始陆续有代理要求摩能国际退货,但阻碍重重,摩能国际传销式的洗脑培训,只顾招收代理和收取代理费,最终让10万全国代理血本无归,哀鸿遍野。

而蒋德才又转身投入推出新品,甄芝灵芝西洋参茶、牛蒡茶、卡瘦等等,干毁一个品牌就用一个新的品牌来掩盖问,是当时蒋德才的惯用套路。而每一个品牌基本都无差别坚持割韭菜。

2017年5月,近十万名代理投诉,摩能国际采取“传销”的模式招商,到全国各地进行巡回的开会洗脑,被骗代理商的损失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此时,蒋德才已经赚得盆满钵满,这日子也是越来越有“判”头了。

在蒋德才的设想中,2018年应该是大干特干,重回百亿的一年。于是2018年4月2日,定位女性消费社交电商的“闺蜜mall”对外宣布正式上线。

蒋德才雄心壮志,“ 2018年完成100亿,2019年完成300亿,2020年完成1000亿。闺蜜Mall是摩能国际要倾力打造的长线品牌!”

但用户都发现闺蜜mall这个APP号称是个电商平台,但页面布局、文案设计却不是围绕着卖货来进行的,处处在引导访客创业和开店。

6.webp.jpg

知情人士透露,“闺蜜mall用社交电商平台打掩护,实际上是非常典型的拉人头传销模式,商城设有董事长、总裁、操盘手、总监、经理、店长六级,通过缴纳不同金额的门槛费获得相应资格。”

通过层层的拉人头的巨额分佣模式,闺蜜mall只用了不到6个月时间,就获得了超过3亿元人民币的非法所得,数万人参与其中。

屡次犯险侥幸逃脱的蒋德才终究在“闺蜜mall”栽了跟头。

2018年11月份,“闺蜜mall”涉嫌平台传销,被山东几十位代理商联合举报,公安部指定枣庄公安局查办。

蒋德才的结局,其实早在他一次次的在法律边缘试探下便注定了。

2019年8月12日枣庄市山亭区人民法院下达判决书:蒋德才、万定国(万兵)、方颖、黄子珊等11人被判处缓刑一年六个月至三年不等,扣押涉案资金2.67亿元,蒋德才、万兵、黄子珊等人退还非法所得6329万元。

至此,蒋德才凭借一己之力,把这种商业模式再次写进了刑法里,供后代微商引以为戒。

【责编: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