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品不保健,哈药股份投资“踩雷”损失超11亿

哈药股份发布关于GNC相关事宜的提示性公告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GNC一季度营收、毛利润均出现同比下降,哈药股份损失11.65亿元。

2020-06-23 14:05:01 | 来源: 黑池财经

【第一直销网讯】美国保健品品牌GNC一季度业绩下滑叠加部分债务再次延期,让投资该公司的A股上市企业哈药股份(600664.SH)账面出现巨额损失。

近日,哈药股份发布关于GNC相关事宜的提示性公告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GNC一季度营收、毛利润均出现同比下降,哈药股份损失11.65亿元。

作为一家拥有“哈药、三精、世一堂、盖中盖、护彤”五件驰名商标的公司,除了投资上遭遇“黑天鹅”外,哈药股份近年的发展也并不乐观,业绩下滑,高管出走频频出现在这家药企身上。

投资损失11.65亿元

6月21日晚间,哈药股份公告称,公司对GNC优先股投资的投资成本总计20.63亿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账面价值为8.98亿元,及因公允价值变动累计产生的其他综合收益损失11.65亿元,上述公允价值变动已在定期报告中体现;累计应收股利1.71亿元。上述应收股利可能存在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的风险。

据悉,GNC中文名称为“美国健安喜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1935年,于2011年4月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是国际知名的保健品、营养品等膳食营养补充剂品牌,提供1500余种健康产品。

2018年2月,哈药股份曾发布对外投资暨关联交易的提示性公告,拟投资GNC发行的可转换优先股,交易由其控股股东哈药集团发起。根据投资设计方案,哈药股份认购GNC发行的可转换优先股,认购金额为3亿美元,转股价格为5.35美元/股。转股完成后,哈药股份预计持有GNC40.1%的股权,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

根据哈药股份当时公告,GNC在2016年和2017年净利润分别亏损2.86亿美元、1.49亿美元。不过哈药股份仍认为,将GNC品牌及产品在中国大陆的经营权并入公司,可以提升自身品牌形象,完善公司产业链,丰富公司产品线,提升公司核心竞争力,助力自身快速成为中国膳食补充剂及保健品行业领军企业。

此后,哈药股份便展开认购GNC发行的可转换优先股的相关工作。截至2019年2月13日,哈药股份已分三次累计向GNC支付2.995亿美元,用于认购其发行的299950股可转换优先股。

那么目前这笔投资状况究竟如何呢?据悉,哈药股份近期关注到GNC出现了业绩下滑及债务延期等相关情况。根据GNC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该公司一季度经营业绩出现大幅下滑;截至今年5月6日,约40%(即1300家)位于美国和加拿大的所属GNC门店因政府的要求等原因而暂时关闭,且一部分门店可能在未来永久性关闭。

而财务数据显示,GNC今年第一季度营收为4.73亿美元,同比下降16.3%;毛利润为1.37亿美元,同比下降32.7%。且鉴于目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持续当中,不排除GNC未来仍存在经营业绩继续下滑的可能性。

不仅如此,GNC还出现部分债务再次延期。据悉,今年6月15日,GNC发布债务延期公告,GNC表示宣布GNC与相关贷款方达成协议,推迟其贷款协议中的未偿还部分贷款加速到期日期至2020年6月30日。

哈药股份发布的关于GNC相关事宜的提示性公告指出,如前述贷款到期,GNC可能面临无法再次延期的风险,且GNC亦可能面临偿还前述贷款的压力。GNC则表示其将继续寻求解决其债务的所有可能途径,包括申请重整计划等。

高管频频“出走”

公开资料显示,哈药股份成立于1991年,公司融医药制造、贸易、科研于一体,主营涵盖抗生素、传统与现代中药、生物医药、医药商业、非处方药及保健品、动物疫苗六大业务板块,拥有“哈药”、“三精”、“盖中盖”、“护彤 ”及“世一堂 ”5件中国驰名商标。

值得一提的是,哈药股份不仅国内首家医药行业上市公司,也曾是医药行业的“一哥”。其推出的“新盖中盖”、“蓝瓶盖”等电视广告曾成为一代人记忆,并由此取得了商业上的极大成功。

不过,哈药股份近年来的经营情况并不乐观。2013年,哈药股份实现收入180.92亿元,创下历史高峰。但在2014-2018年,该公司营收都处于下滑通道,分别为165.09亿元、158.56亿元、141.27亿元、120.18亿元、108.14亿元,连续5年下跌。直到2019年,营收才止跌出现回升,当年实现营业收入118.24亿元。

净利润方面,2016-2019年,哈药股份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88亿元、4.07亿元、3.46亿元和0.56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35.85%、-48.36%、-14.95%、-83.88%。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哈药股份净利润已经连续3年下滑。

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因素影响,哈药股份处于亏损状态,不仅营收、归母净利分别下滑6.11%、28.58%,经营活动现金流入也由上年同期的8.38亿元下降至6.45亿元。

业绩下滑同时,哈药股份内部的人事变动也稍显频繁。据哈药股份2019年年报披露,截至2020年3月31日,刘帮民、吴志军、周行、魏双莹4位副总经理离任,其中除吴志军因退休原因辞职外,其余三人离职原因均为个人原因,而刘帮民在职仅仅19天。

而在今年6月10日,哈药股份又一次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收到公司副总经理高磊先生的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高磊先生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其他任何职务。资料显示,高磊担任副总经理的任期为2018年9月13日至2020年10月25日。

作为昔日辉煌的东北老牌药企,哈药股份虽然频频出现高管辞职,但也很快完成补位。据哈药总经理徐海瑛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哈药集团核心团队已经基本上完全市场化。但下一步,哈药股份管理层如何扭转业绩下滑困局,仍待持续关注。

【责编:柯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