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炮制长生不老“神药”?

为绕过国内监管“禁区”,不少企业选择在海外注册或收购公司,将NMN原料出口后,添加维生素、辅酶Q10、白藜芦醇、红景天等成分制成制剂,再通过跨境电商销往内地。

2020-08-14 16:26:48 | 来源: 南方周末

【第一直销网讯】伴随“长寿药”概念股在股市掀起涨停潮,国内市场流通的NMN原料及膳食补充剂也陷入夸大宣传、未经审批、功效不明等诸多质疑。

号称能治愈重症新冠肺炎病人,又对高血压、糖尿病有疗效,甚至可以抗衰老、延寿命,一种被称为NMN的“神药”,正迅速成为保健品行业的第一“网红”。

NMN,全称为β-烟酰胺单核苷酸(英文名Beta-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是一种人体内物质,亦存在于一些水果蔬菜中,七年前由哈佛医学院的David Sinclair实验室发现,因其可转化为与人体新陈代谢相关的辅酶NAD+,被视为有抗衰老作用。

通过生物酶法等化学合成技术,人类可量产NMN原料,这种易溶于水的白色粉末,2016年开始在日本、美国等国家被制成膳食补充剂,并于2018年前后进入国内市场。

借助资本市场,NMN迅速“出圈”。2020年7月,伴随“长寿药”概念股在股市掀起涨停潮,国内市场流通的NMN原料及膳食补充剂(保健食品),也陷入夸大宣传、未经审批、功效不明等诸多质疑。

按照当前国内监管政策,NMN不属于食品原料或添加剂,也不属于药物,想将它用于膳食补充剂(保健食品),只能选择“出口转内销”的道路——将NMN原料出口,包装为进口品牌产品,再通过跨境电商渠道,回流国内市场。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各大电商平台上以NMN为名的商品已有上千种,甚至有化工厂、经销商直接向消费者出售NMN原料。在社交媒体上,部分NMN广告更打出 “绝经再育”“返老还童”等宣传语。

“在一些细胞和动物实验中,NAD+前体化合物(NMN属其中一种)确实显示出了一定功效,但想在人体上通过临床试验来验证,非常困难。”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GHDDI)主任丁胜告诉南方周末记者,NAD+对人体的细胞功能非常重要,但人类能否通过口服NMN来补充NAD+,作用效果如何,目前尚无明确证据。

爆红“出圈”,难上“户口”

“最近这个产品传播得太快了,一些从事地产、旅游、餐饮业的朋友,也来问NMN的事,关心它有没有效果,多长时间起效。”8月初,从事保健品行业二十余年的刘义恩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以往,NMN只在一些保健品行业群,“抗衰老”粉丝群内被讨论,尽管各大品牌在各类互联网资讯平台竭力营销推广,但听说过NMN产品的群体仅仅几万人。

NMN“出圈”来自“长寿药”概念股暴涨。2020年7月8日,厦门金达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达威)在其天猫旗舰店上架一款NMN产品,1699元/瓶(60粒),首批1406瓶被抢购一空,股价在十天内收获八个涨停,市值爆涨78亿。截至8月12日上午,其销售页面显示,已接受预定10433件。

公开资料显示,金达威是一家涉猎食品行业和饲料添加剂行业的原材料供应商,该公司从2014年布局保健品市场,2019年年报中首次提及“抗衰老产品”,NMN产品处于小批量生产的“试水”阶段。

“爆红”之下,很难想象国内NMN产品一直缺“合法身份”:NMN在国内并不能作为一种食品原料或添加剂,把它用于生产保健食品并不合规。

在我国,一种新的食品原料,必须经由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依据食品安全法和《新食品原料安全性审查管理办法》,对安全风险和营养成分、摄入量、适食人群等数十个事项进行评估,审评合格后方可应用。

审评审批新食品原料有三个主要原则:安全性、必要性和质量可控性,众多新食品原料申报失败的原因往往源于必要性说不清,“也就是说一个通过工业方法获得的物质成份,你如何对审批机构说清它的确有必要作为食品原料?”中国保健协会市场工作委员会秘书长王大宏透露,确实曾有企业申请将NMN作为新食品原料,但中途遇到困难就放弃了。

此外,为推动某种物质成为新食品原料,企业需投入大量成本,而一旦入围原料目录,很可能为他人做嫁衣——“所有企业都可以使用了。”这也客观上造成了原料企业申报动力不足,转向了更“便利”的“出口转内销”之路。

绕过监管“禁区”,摇身变“海归”

为绕过国内监管“禁区”,不少国内企业选择在海外注册或收购公司,将NMN原料出口后,添加维生素、辅酶Q10、白藜芦醇、红景天等成分制成制剂,再通过跨境电商销往内地。

这一路径的实现,有赖于2018年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监管新政的实施。自当年1月1日起,在天津、上海、深圳等15个城市,对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不执行首次进口许可批件、注册或备案要求,而按个人自用进境物品监管。

也就是说,进口保健食品只需符合产地监管政策,即可通过跨境电商模式销往国内,由跨境电商企业承担商品质量安全的主体责任,无需按照中国的食品安全法规进行注册或备案。

在美国,依据1994年颁布的《膳食补充剂健康和教育法案》(DSHEA),膳食补充剂类产品的上市不需要通过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不要求像药物一样对安全及功效进行严格的审核认证,只需在上市前备案,向FDA提交通报即可。2020年3月31日,日本厚生省把NMN列入“只要不标榜药品的功能功效,就不作为药品来判断的成分”清单——不声称药品的功能,就可以作为食品的原料。

“爆红”网络的金达威旗下的NMN产品,即由其2014年收购的美国品牌Doctor's Best生产。其他同类“进口”NMN产品背后,也有中国企业的身影。

刘义恩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全球所有添加NMN的保健品,包括片剂、胶囊、舌下片、饮料等,其所用的NMN原料都产自中国,根据海关数据和终端消费情况看,目前产能在50吨左右。

成本500元,网售1500元

“根据各大电商平台当前销量,估计目前NMN相关产品的市场规模约在6亿元左右。”赛立复(CELFULL)中国区科研中心负责NMN领域的研发总监段志刚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目前国内NMN原料均价为15000元/公斤,折算至较为普遍的150毫克60粒装每瓶,直接原料成本在135元左右,算上包装运输关税渠道等各种费用,成本在400-500元,网上卖1500元左右一瓶利润相当可观。

中信证券在7月13日发布的行业研报中称,当前抗衰老保健品NMN市场主要被日本新兴和公司、美国 Herbalmax 公司和基因港(香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基因港)三家企业垄断,主流商品主要以进口为主,境内企业目前普遍处于追赶状态,率先布局产品的公司有望分享千亿市场规模。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一批从事生物酶原料、医药原料药、化工原料生产的工厂,纷纷在谋求“入局”。

刘义恩所在的无锡西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从2016年初开始生产NMN原料,目前年产能为5-6吨,约占10%的市场份额。2016年前,国内仅有位于深圳的邦泰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和基因港两家企业生产NMN原料。

在刘义恩看来,不论用酶法还是化学法生产,NMN原料的工艺都并不复杂,目前国内可生产NMN原料的企业,已有几十家,其中规模化量产的有五六家,且产能可以很容易扩充,有望超过1000吨。

2020年7月,基因港总裁王骏在证券公司牵头的一次电话会议上透露,位于宁波余姚的基因港NMN原料工厂已试产成功,即将正式投产。上海尚科生物医药有限公司、浙江尚科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也于5月在绍兴滨海新区开工建设NMN相关原料工厂。

直销加持:“我们赚的是美金”

市场乱象令行业人士忧心。8月3日,有国内知名电商平台邀请国内NMN主流品牌厂家会面,要求相关厂家自查,在8月5日前清除“不科学”的宣传内容。作为保健品,不得宣称对疾病有治疗作用。

在一些社交媒体及资讯平台,监管保健品广告夸大宣称一直很困难,曾被保健品行业使用过的“直销”手段,也被火速套用在NMN相关产品上。

南方周末记者发现,在一个名为“NMN最新动态粉丝群”的微信群,某自称由美国公司生产,原本只能通过跨境电商渠道购买的NMN产品,以“直销”模式销售。

关于加盟方式,一位代理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交130美金,可以成为L2级别;1100美金,为L3级别;2200美金,为L4级别。加盟成功后,公司将寄出相应数量的产品以及后台账号,以后再发展出“下线”购买产品,即可获得奖金,“下线”再发展出的“下线”购买,也可获得提成。

“现在是加入代理团队最好的时机,我们赚的是美金。”这位代理兴奋地说,他从2020年3月加入该公司,此前做另一款直销产品,但销量不好,NMN则是目前市场上最火的产品,根据这位代理晒出的多张截图,证明已有人向其微信转账过万元钱款,“赚多少钱,全看个人能力。一个月赚几十万的也有”。 

南方周末记者在网络搜索发现,类似招募NMN全国代理的消息还有很多,涉及大量来路不明的品牌产品,消费者难以甄别。基因港亦在官方网站公告称,有商家蹭“基因港”“艾沐茵”的热度,以基因、艾沐,基因艾为名,销售来路不明的产品,还有商家仿冒基因港的外包装、防伪码,销售内含不明添加剂“变色有异味”的伪劣产品。

直接吃NMN原料,存在一定风险

“总体来看,目前研究界还没有发现用于补充NAD+相关的几种物质,包括NMN、NR(烟酰胺核糖)等,在一定剂量下出现明显的毒副作用。甚至有一些临床试验可以支持其安全性。”丁胜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2019年11月,一项由日本庆应义塾大学医学院实施的临床试验显示,单次口服NMN(100/250/500mg)是安全的,NMN可以经由身体高效代谢,不会引起任何明显的有害影响。 

问题在于,人们吃的到底是不是NMN?

某品牌产品在官网的一篇文章提到, “许多不良商家浑水摸鱼,采用副作用很大的烟酰胺、烟酸来冒充NMN来蹭热度。一些不良企业甚至在美国成立皮包公司在仓库中灌装成分不清的物质高价卖回国内。”

在拼多多、淘宝网等电商平台上,均有商家直接向消费者出售在国内并不能作为食品或保健品原料的NMN粉末原料或片剂。

8月10日,南方周末记者在淘宝网以“NMN原料”为关键词搜索,已有70个相关产品链接,多标有“原厂直销、纯度达99.8%,FDA认证,保健品级”等字样,消费者可直接购买白色的原料粉末或瓶装胶囊。

而在拼多多平台,“翰林食品配料”店铺销售的一款贴瓶标签为征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NMN产品,一瓶100粒仅需91.92元,截至8月11日上午已成功拼成2409件。

“消费者直接吃NMN原料存在一定风险,会把杂质也一起吃进去,而这些杂质是什么,有无毒副作用,与NMN原料生产的质量控制密切相关。”丁胜指出, NMN除被用作食物原料,还作为生物学实验研究的试剂以及工业用途,须达到的质量标准并不一样,如果缺乏相关的质量监管及质控标准,存在一定安全隐患。

而评价原料的产品质量,要看产品的纯度、杂质、重金属、稳定性等指标,需使用专业仪器检测,靠肉眼很难辨别。目前国内市场,对NMN原料没有相关的技术检测标准。“需要用严格的安全标准和科学标准去规范市场,一刀切和坐视不管,都是不对的。”段志刚说。

【责编:阿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