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落幕后"非法集资"并未走远,金融监管难度升级

互联网的广泛参与、低门槛参与特征,给互联网上运行的金融业态带来了不同的风险扩散、风险传递新特征,监管法规如何继续完善,促进普惠金融规范发展,仍是一个值得更多探讨的命题。

2021-02-04 15:06:56 | 来源: 经济观察网

【第一直销网讯】  曾经喧嚣一时的P2P网贷行业已经落幕,但在整个行业运行过程中暴露出的法律问题的相关探讨仍在继续。

在被查的P2P平台中,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最为常见。2020年12月2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草案)》,对非法集资的行政、刑事责任和资金清退、非法集资参与人应承担的后果等作了严格规定。

2021年2月1日,多位法律界专家、从业律师在参加《中国金融机构从业人员犯罪问题研究白皮书(2018-2020)》(以下简称“《白皮书》”)发布会上,就非法集资的刑法规制、刑法修正案(十一)对金融犯罪的立法发展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互联网等信息技术的发展给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提供了新的途径,但在此过程中,互联网的广泛参与、低门槛参与特征,也给互联网上运行的金融业态带来了不同的风险扩散、风险传递新特征,监管法规如何继续完善,促进普惠金融规范发展,仍是一个值得更多探讨的命题。

金融风险与创新需平衡

美国P2P模式鼻祖Lending Club已正式宣布,自2020年12月31日起停用关闭旗下的P2P借贷平台。

这更像一个时代终结的标志。

过去十余年间,众多在Lending Club模式激励下的P2P平台在国内先后上线,据不完全统计,数量高达1万多家的P2P平台,高峰时间多达5000家同时运营,年交易规模甚至达到3万亿元。在最初的散户狂欢过后,P2P平台爆雷不断,其中,既有一开始就以骗钱为目的投机跟风,也有因自身经营能力不足造成的难以为继。

2020年12月28日,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2020年新加坡金融科技节上表示,到11月中旬,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已经全部归零,他表示,“中国金融科技应用整体上在法律规范和风险监管等方面是摸着石头过河,遇到过不少问题,也积累了一些经验教训。”

2020年4月20日,2020年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在京召开。据会议消息,2019年全国共立案打击涉嫌非法集资刑事案件5888起,涉案金额5434.2亿元,同比分别上升3.4%、53.4%。

2月1日,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劳东燕在上述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对P2P平台的打击主要涉及的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简称“非吸罪”),它在政府、行为人与投资公众之间做了风险分配,并且将风险几乎全部分配到行为人身上。在互联网金融开放发展的阶段,从公平分配风险的角度而言,根据“风险共享”原则,决策者、受益者、参与者应该共担风险。但是在目前对非吸案件的打击中,把整个风险几乎都放在行为人身上,这样的风险分配方式有些失于公平。

劳东燕认为,对P2P平台的处置,有一部分属于合理的资金风险,高收益匹配高风险,投资者也应该承担相应的后果,不加区分的保护人数较多的投资者,不利于培养理性的投资者心理。

据最高检此前披露的统计数据,2019年,全国检察机关起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案件10384件23060人,同比分别上升40.5%和50.7%;起诉集资诈骗犯罪案件1794件2987人,同比分别上升50.13%和52.24%。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新则表示,非法集资案件在目前呈现出“井喷式”的增长,需要重视的是,它是典型的涉众型犯罪,不能把非法集资的案件再纯粹理解为单一的金融犯罪,需要注重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的辩证统一。

P2P余波仍在

2021年1月29日,北京市朝阳区金融纠纷调解中心发布了关于要求P2P网贷机构广告代言人配合落实风险化解责任的公告。其中指出,为维护投资人合法权益、推动P2P网贷机构风险出清,自即日起,请曾经或仍在涉P2P网贷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相关产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即广告代言人),尽快联系就相关问题进行说明,并配合开展网贷平台清退工作。如未在2021年2月10日前取得联系,将依法追责。

据不完全统计,涉及爆雷P2P平台的代言明星有汪涵、杜海涛、黄晓明、范冰冰、刘晓庆、郎朗、赵雅芝、唐嫣、王宝强、唐国强、张铁林等等。

北京市朝阳区金融纠纷调解中心在上述公告中指出,部分网贷机构为牟取不正当利益,聘请知名演艺人员、公众人物作为广告代言人,利用其影响力吸引投资人购买非法金融产品。上述广告代言人未尽到合理的审查义务,作出不实宣传,对损害结果的发生和扩大存在过错,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收拾残局的同时,P2P平台也在挣扎转型。

2019年底,《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的文件发布,此后,抚州、杭州、福建、赣州等地陆续有P2P机构获批转型为网络小贷、小额贷款公司,但数量并不多,且转型之后仍面临着不断加强的监管环境带来的经营压力。

2020年11月,《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出炉,提高了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跨区经营注册资本门槛,且加强了对网络小贷资金杠杆的管理。

但正如有的业内人士感言,P2P虽然行业覆灭,但它在促进金融行业向信息化、数据化转型方面,至少有所启发,而且培训出了一大批金融与科技跨界的人才,金融科技行业将继续探索发展。

1月29日公布的人民银行金融科技委员会会议信息,会议总结2020年工作,研究部署2021年重点任务。“金融科技守正创新能力显著提升,在服务实体经济、普惠金融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在2021年,则有包括“健全金融科技监管基本规则和标准,推动金融领域科技伦理治理体系建设,强化金融科技创新活动的审慎监管。”在内的六项主要工作。

既要借助金融科技的力量进一步做好普惠金融,又要引导创新合规审慎,无疑对监管、法律部门提出了更大的挑战。

此次发布的《白皮书》中指出,金融风险的防范化解,既包括金融运行风险防范化解,也包括金融机构从业人员犯罪问题的防范化解。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金融犯罪研究中心主任王殿学表示,他个人感受到,中小企业融资依然有困难,“把钱借给别人很难,要钱也很难,欠别人钱的人更难”,希望《白皮书》的推出,能有助于金融领域能够更规范、更健康,融资更加顺畅,犯罪更加减少,借钱融资更加容易。

【责编:阿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