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堂董事长被查!曾卖过期蜂蜜,质量问题频发

2月22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高振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21-02-24 16:08:15 |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第一直销网讯】  2月22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高振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当日晚间,同仁堂发布关于董事长接受审查调查的公告,除引述北京市纪委监委官网消息外,同仁堂称目前公司经营一切正常。根据《公司法》《公司章程》有关规定,公司将尽快召开董事会会议推举一名董事代行董事长职务,代行法定代表人职责。公司将根据进展情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资料显示,高振坤于2005年8月,任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总会计师;2006年3月,任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2006年11月,任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2014年10月,任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

2月23消息,同仁堂股价不跌反涨,总市值379亿元,早盘曾经低开2.25%。

高振曾因“蜂蜜事件”被严重警告处分

同仁堂“中国质量奖”被撤回

同仁堂创建于1669年(清康熙八年),在雍正年间开始为清宫御药房供应药材,是中国最为知名的老字号之一,曾经有口皆碑的质量是这家药堂得以延续300多年而不衰的根本。

但在高振坤2014年升任同仁堂集团总经理、2015年担任同仁堂股份董事长之后,同仁堂却频频出现质量问题。

此前,高振坤还因“蜂蜜事件”受严重警告处分。

事件起源于2018年12月,同仁堂子公司同仁堂蜂业部分经营管理人员在代工厂盐城金蜂进行生产时,存在用回收蜂蜜作为原料生产蜂蜜、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行为。因此同仁堂受到了处罚,被其蜂蜜代工厂所在地盐城市滨海县市场监管局处以罚款1408.83万元,被北京大兴食药局没收违法所得11.17万元,同仁堂蜂业的食品经营许可证被北京大兴食药局吊销。

受此影响,同仁堂2018年共减少了5778.65万元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同时,公司总经理刘向光及两位副总被免职,刘向光还因工作原因辞去了同仁堂董事职务。同仁堂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同仁堂董事长高振坤,被北京市纪委市监委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2019年2月11日,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就“蜂蜜事件”作出回应,表示公司配合有关部门及时启动了对相关责任人员的调查,并作出严肃处理。经上级研究决定,给予同仁堂时任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时任董事长高振坤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2019年2月19日,市场监管总局直接撤回同仁堂“中国质量奖”称号,并收回证书和奖杯。

2021年2月9日,同仁堂发布“蜂蜜门”最新事件进展,公司第八届董事会第十八次会议决议,通过了《关于子公司存货报废的议案》。

根据议案,同仁堂蜂业召回有关蜂蜜产品及封存前期形成的库存蜂蜜产品,共计394.98万瓶(约合3200吨),账面金额5058.27万元。同仁堂已在2018年对以上存货计提了跌价准备。

利润增长乏力

2019年,同仁堂确定了高质量发展战略,将质量作为生命线。不过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公司盈利水平步入阶段性下降通道。

从2007年开始,同仁堂每年的归母净利润均实现了正增长。不过这一趋势从2019年开始打破。这一年,公司9.85亿元的归母净利润规模同比下滑13.12%;2020年前三季度,再度出现15.89%的下滑幅度。这表明,面对产能倒移、环保限产的压力,公司产品销售受到一定程度制约。

ROE指标也出现明显下滑。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前三季度分别为12.83%、10.66%和7.61%。除了整体趋势的下滑之外,横向对比来看,也已经不及片仔癀、云南白药等其他同类对标龙头的ROE水平。

Wind数据显示,从2015年1月1日到2021年2月22日,同仁堂的市值从294亿元增长至353亿元,涨幅仅为20%。

而同期,云南白药和片仔癀的市值却分别从658亿、141亿上涨至1859亿和2136亿,涨幅高达183%和1415%。

虽然面临渠道革新、品牌年轻化等诸多现实问题,但在高振坤在任职期间,同仁堂一直延续低调风格,与媒体和市场的交流不多。从目前公开信息来看,高振坤近年来出现在媒体视线中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最新查询到的关于高振坤的报道是在2017年全国安全用药月启动仪式上,时任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的高振坤表示,消费者对同仁堂品牌的认可,源于企业对地道药材的选用和质量管理的规范。他认为,生产企业提供质量安全的药品是保障消费者用药安全的基础。

图/新华社

多次爆出质量问题

“老字号”的地盘被蚕食

时间再往前,2016年,同仁堂因质量问题被点名6次,涉及翻白草、加味左金丸、熟地黄等多个品种。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仅2017年一年,因各种质量问题,同仁堂旗下企业超过10次被曝光,涉及的企业分别为同仁堂银川药店有限公司、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公司、同仁堂健康药业(福州)有限公司和北京同仁堂重庆建新药店公司,其中,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上“黑榜”次数高达7次。

事实上,在小字辈企业与洋品牌的夹击下,部分传统“老字号”的地盘逐渐被蚕食。据了解,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华老字号企业有1.6万家,目前商务部认定的中华老字号仅千余家,几十年来勉强维持现状的占70%,长期处于亏损状态,濒临倒闭、破产的占20%;生产经营有一定规模、效益相对较好的只有10%左右。

为了更好地适应时代的发展,同仁堂也正在进行互联网布局等一系列的动作,如积极与阿里健康、天猫医药馆等合作拥抱互联网进行转型升级,应对电子商务对传统实体销售模式的冲击。

但是在发展过程中,子公司频繁被曝出出现质量等各种问题,实际上也是反映出了同仁堂管理问题,如在上述公告中,同仁堂即坦言系管理不当所致。

早在2012年因为宰客等事件,北京同仁堂集团进行了一次大的调整,对物料商品采购和加盟店专项治理整顿工作,46家加盟店中除1家停牌、6家终止合同外,其余38家均重组为直营店。这实际是同仁堂在快速发展过程中暴露出的因基础管理薄弱引发的各种问题。

【责编:柯林】